发布于:2019-05-15 23:51:26 点击次数:147

2009年,哔哩哔哩(B站)刚刚诞生时,AcFun(A站)还如日中天

当时弱小的B站,被调侃为A站的“后花园”

但互联网风潮的走势难以判定——十年后B站已经成功上市,A站却早已坠入悬崖

但略带讽刺意味的是,当年身为“屠龙勇士”的B站,现在也变成了“恶龙”

迈入第十个年头的B站,正在遭遇自己的“十年之痒”

原本是中国亚文化群体最活跃的地方,如今的B站却沾染上很多铜臭味,内容也越来越剑走偏锋,甚至还出现不少负面事件

如今,十年之痒下,B站情怀正在悄然退散

十年之痒显现:B站身处漩涡其实早在2018年,B站的十年之痒就已经有些许苗头了

2018年7月,央视网报道称B站存在大量大尺度动漫和低俗内容,部分内容涉及到师生恋、乱伦恋等,引发家长担忧

没想到被央视曝光后,B站的整改却浮于表面,仍然充斥着各种性暗示的“梗”

此外,还有一名15岁的B站UP主被曝教唆10岁女孩文爱,引起社会强烈反响

B站已经处于风暴漩涡中而不自知,最终让十年之痒全面爆发

B站的十年之痒,主要体现在内容越来越剑走偏锋

一直以来,鬼畜文化都是B站内容的中坚力量

唐国强的诸葛王朗片段、成龙的duang、张学友的表情包、雷军的areyouok等,为B站的鬼畜文化提供了丰富素材

甚至唐国强本人还表示,“二十多年前我拍《三国演义》,好像对诸葛亮这个人物宣传并不多

倒是二十多年之后,年轻人都知道诸葛亮了

我感谢鬼畜,它帮我宣传了,好多人从这知道了诸葛亮,比二十多年前还要火爆

”其次,这些案例的出现,并不意味着鬼畜文化就是完全正面的

随着B站UP主的增多,鬼畜与恶搞之间没有了明确的界限,低俗鬼畜视频不断出现,内容粗俗不堪且疯狂追逐热点

日前,蔡徐坤与B站之间的正面对决就成为网络热点

以蔡徐坤跳舞、打篮球为素材的鬼畜视频,在B站疯狂传播,很多视频的播放量高达数百万

当然,这些鬼畜视频中不乏攻击人身、毫无内涵的内容,已经超越了底线

据悉,蔡徐坤工作室已经向B站发了律师函,让大战进一步升级

对B站来说,低俗内容已经成为其软肋

更重要的是,B站还存在各种风险问题

今年4月底,B站被指“注水”抽奖成功率、涉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,上海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两次约谈中,网站始终未能对相关问题作出正面回应

就此,相关部门敦促B站诚信对待消费者,尽快就相关问题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

相关部门连续的约谈,B站并没有及时回应

难道说B站自认为实力已经强大到无所顾忌,坚持我行我素的地步了?如果按照这样的节奏,B站未来或将遭遇更多难题

笔者认为,涉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B站,其实是栽倒在了自己的不谨慎上

4月22日,B站的后端工程源码主仓库被上传到GitHub

而此事造成了巨大负面影响——在下载项目被关闭时,已有超过9000的Star、超过6000的Fork

虽然在GitHub的下载路径已经不同,但这份源码已经被很多人拷贝到自己电脑上,想彻底删除基本不可能!在泄露的后端源码中,B站的弄虚造假已经显现出来

源码中一句“抽奖不成功也要发送弹幕,概率20%,造成一种很多人中奖的假象”,证明B站有虚假行为,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了侵害

如果黑产行业要想通过源码“搞事情”,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

虽然B站官方发表声明称,“经内部紧急核查,确认该部分代码属于较老的历史版本

”但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无法挽回——受此事件影响,消息透露后B站股票盘前大跌3.72%

或许,十年漫长历程磨灭了B站的锐气,让其难以遏制地“痒了”起来

B站之痛:商业模式与内容出现偏差从当初逆袭成功的胜者,到如今面临十年之痒,B站为何走到了这一步?首先从商业模式上看,B站的业务变得越来越冗余,商业模式也较为模糊

初期的B站所涉及的业务较为简单,这也让其能够保持专注度

早期的B站,被认为是ACG文化的聚集地,ACG文化爱好者在这里搭建了一个封闭小圈子

与大众文化的疏离,保证了B站有海量而忠诚的用户

当用户量膨胀至一定量级时,转型就成为必然

毕竟人口红利聚集之地、高流量扎堆之地,都是商业变现的最佳之处

为此,B站不惜打破自身的“结界”,尝试面向主流人群

在这个过程中,B站必须要涉足更多业务,以保证自身能更健康的发展

但此前专注于小众群体的B站,在面临更广阔的市场时,商业模式却愈发模糊

B站商业模式的初衷很好,既想盈利,又想不损伤用户体验

可惜两头讨好,注定两头都做不好

笔者查询资料获悉,目前B站尚未实现盈利目标,而且一些举措让用户怨声载道

根据B站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,2018年B站调整后净亏损1.5亿元

作为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,资本市场及投资者必定会在营收、利润方面给予B站一定压力

而B站在资本市场的压力下,却迟迟未能找到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商业模式

还处于探索阶段的B站,如果只是开辟更多业务和战线,那么依然会寻不清自身的未来发展方向

从内容构成上看,视频网站巨头往往是采购版权,然后通过会员、广告等赚取收入

虽然B站上的内容也有一些采购的正版番剧,但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由UP主创作

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,UGC内容依然是B站用户的主要消费内容,去年第四季度由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占据B站整体播放量的89%

这也意味着,B站对UP主有着高度依赖性

这种依赖固然能够刺激高质量UGC内容的产生,但也很容易因为缺乏掌控力,而导致UP主产出的内容越来越剑走偏锋

很长时间以来,部分B站UP主为了吸引观看,故意制作夸张或涉嫌低于的标题、封面、内容

就像上面提到的鬼畜文化,就已经钻进了牛角尖

虽然偶尔会出现正面的经典之作,但部分低俗内容正在对B站的品牌形象和价值带来极大冲击

最后,B站还遇到很多挑战者

E站、G站、H站、N站、P站等同样关注AVG、鬼畜等文化的弹幕网站,凭借无广告、更新及时、不收费等特点,拥有客观的日活和月活数

据了解,嘀哩嘀哩(D站)的月活跃用户峰值甚至接近4000万,这已经接近B站月活的二分之一

已经逐渐变味的B站,给了这些弹幕网站生存空间

大量用户涌向新生的弹幕网站,成为B站继续前行的阻碍

身为Z世代最青睐的APP之一,如今的B站正站在十年之痒的丁字路口上

如果为了前行而丢掉初心和情怀,那么B站未来的路或越来越难走

如何真正成为不忘初衷的B站,就看它下一步的动作了


相关阅读

从赶进度的权游最终季里,腾讯和HBO赚到了什么?

《大侦探皮卡丘》萌不可挡 众星萌娃齐打Call

号称“不惜一切代价” 红米旗舰宣布:名为K20

从冰点到沸点,比特币满血复活?

国米2:0切沃斩联赛近四轮首胜 欧冠名额争夺占先机

谷歌和解Pixel麦克风故障集体诉讼 赔偿725万美元

BAT护城河的保质期

一家会上错菜的餐厅 认知障碍症需要更多被“看见”